Sato-A

迷渊(12)道歉

轩辕烈还没睁眼,就感觉自己被某种目光包围了,有人在拍他的肩膀,有什么声音在耳边。但是他并没有在意,而是翻了个身接着睡。在他的印象中,这多半是阿淼来叫他起床了,大概今天又有什么他非要参加不可的活动,所以要早起准备。但是他知道,阿淼总会提前半个时辰来叫他,这样即使他赖床也不会迟到。

“傲尘哥哥!”“傲尘哥!”“大哥!”……

随着突如起来的吵嚷声,轩辕烈狠狠地摔到了地上。原来,他不知不觉靠在了一个小孩儿的肩膀上,本来大家一早发现这个陌生人睡在这里还很惊讶,好奇地围着他看,但是见到江傲尘走出来,他们都忘了轩辕烈的存在,兴奋地迎了上去。

轩辕烈摸摸自己扑到了地上的脑袋,定了定神,才想起自己身处何地。 

待他睁开眼睛,江傲尘的脸已经在眼前了。大概是因为腿上有伤的缘故,江傲尘仍旧被遥光搀扶着站在轩辕烈眼前,低头看着轩辕烈,淡淡地说:“该走了。”

“啊?”轩辕蹦了起来,拍拍衣服,“走?一大早就赶救命恩人走?有你们这样过河拆桥的嘛?”轩辕烈一脸不满,斜眼打量着江傲尘,心想:这家伙就一晚上功夫,看起来就生龙活虎了,难道是属狗的?

“我是想轩辕少爷大概呆不惯我们这破祠堂,所以想请您早点回家。”这话若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大概满满都是讽刺的意味,可从江傲尘嘴里说出来,配合他的面瘫脸,听上去反而有几分真诚,倒叫轩辕烈无言以对,本来,他也确实不爱呆在这破地方,他轩辕少爷长这么大,高床软枕睡惯了,哪里睡得了这青砖地面?这一夜过来,他睡得浑身都疼,还落枕了。

轩辕烈一边懒洋洋地打哈欠,一边揉脖子,瞅了瞅遥光和她身边儿那一群孩子说:“别急啊,本少爷还有事没办呢。”

“什么事?”江傲尘冷冷地问。

“你们中谁打了我弟弟?站出来!”轩辕烈并不看江傲尘,只是盯着这帮小鬼,他知道肯定不是江傲尘干的——老手打人,既然只为劫财,是不会没轻没重地往后脑勺打的。

 “江湖规矩,成王败寇,轩辕少爷这个时候来翻旧账,不太道义吧?”江傲尘上前一步,挡在了轩辕烈和孩子们之间。

轩辕烈看了一眼遥光,遥光一副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的样子,低下头去。

“可是你们遥光姑娘答应了我,只要我救你,她就答应我让打我弟弟的人出来道歉。言出必行,也是你们所谓江湖规矩吧?”轩辕烈这话说得理直气壮,他不信江傲尘还能翻出什么花样儿来。 

果然,江傲尘停顿了一下,不过只是一瞬间,“我知道。不过他们是我手下,不管是谁打的,终究都算是我打的,这也是江湖规矩。”轩辕烈听出了江傲尘话中的意思,是想一人承担。

 “江湖规矩?我又不是江湖中人,谁管你什么屁江湖规矩!我只知道,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本少爷轩辕烈这儿从来没有糊涂帐!”轩辕烈一把拨开江傲尘,站到刚刚都躲到江傲尘和遥光身后的那帮孩子面前,“再说了!这么大点儿小屁孩儿就下手这么狠,长大了还了得?我是帮你教育教育他们!免得以后惹大祸!”

其实轩辕烈现在也不是很生气了,但是听了江傲尘的话,心里一股无名火儿又烧了起来。他承认江傲尘仗义、聪明,甚至与他有点惺惺相惜。对于自己认可的人,轩辕烈向来不计较太多,但是这并不等于他可以容忍自己的原则被破坏,践踏。

轩辕烈的视线扫过眼前这帮孩子,与他们一个个四目相对。江傲尘也不说话了,某种程度上,他认同了轩辕烈的想法。

不出一刻钟,一个孩子怯生生地站了出来,说:“是……是我……对……对…对不…起……”轩辕烈瞪着他,这是一个格外瘦小的孩子,眼神躲躲闪闪,不敢看轩辕烈。轩辕烈伸出手,冷冷地说:“你过来。”那孩子眼中闪出了一丝惊恐,下意识地往后躲。倒是他身边几个孩子纷纷上前,把他挡在了身后。轩辕烈心里觉得好笑,脸上却不露分毫:“你们老大有没有教过你们,出来混是要还的?”说这话时,轩辕烈绷着脸上,吓得那孩子又后退了一步。轩辕烈弯下腰,好让自己的视线跟那孩子保持水平:“你过来。”,一字一顿,完全是命令的语气。那孩子咽了咽口水,迟疑了一下,还是壮着胆子上前了。“闭眼!”轩辕烈又加重了语气,眼看面前的小孩打了个寒颤。“喂!你!你这么大人欺负一个小孩子!不要脸!”旁边一个虎头虎脑的壮实男孩儿突然冲了出来,指着轩辕烈鼻子大喊。“哟!”,轩辕烈拨开那孩子的手指,双手抱拳在胸前,嘲讽道:“这位少侠,那你们当街仗着自己人多,欺负我和弟弟人少的时候,有没有要脸啊?”这话一出,那男孩儿瞬间涨红了脸,眼神里没了底气。轩辕烈轻哼一声,不再理他,目光又转回刚才那孩子脸上,压低了声音说:“闭眼!”“啊!嗯…嗯嗯……”那孩子语气中都带着颤抖,双手攥拳,浑身发抖地闭上了眼。睫毛不停地闪啊闪,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轩辕烈深吸一口气,又停了半刻,缓缓抬起手,在他头上狠狠地“啪!”弹了一下,吓得那孩子直接后仰摔了过去。轩辕烈直起腰来满意地笑笑,拍拍手说:“行啦,我们两清了!以后江湖相见,我们两不相欠!”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