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A

迷渊(16)

“娘,死是什么感觉的呀?”
“嗯?”望着儿子天真的眼神,她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火炉里的火苗跳跃着,丝毫不知棉被可供取暖,屋外却是冰天雪地,士兵们绷紧了所有的神经在站岗。城门随时会被攻破,她不想只是呆在家里担惊受怕,不想连丈夫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就天人永隔,于是干脆带着儿子住到了军营。至于家里的宅邸,直接留给仆人们照看,也允许他们带家人过来,虽然也谈不上安全,至少还算得上舒服。现在的她已经不求能在这场战争中活下来,只求一家人能在最后的日子里守在一起。

“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她笑着摸了摸儿子的头,此时此刻,只想把他抱得更紧一点。

“今天听到胡伯伯和张伯伯说不想死,我想,死应该不是很舒服的感觉吧。要不怎么大家都不想死呢?”

“是啊,应该不是很舒服吧,尘儿怕么?”

“唔……有点怕。”

“哈哈,是么……”她突然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娘也怕。”

“那爹呢?爹也怕么?他那么厉害!应该不会怕吧!”

“哈哈哈,我也不知道呢。等你爹回来你去问他。”

“好,等爹回来!”

“嗯,快睡吧。”

……

 

 

“你是真不怕死啊!伤好啦?又出来作?要不要我再帮你躺回去?啊?”轩辕烈眉毛抽搐着质问道。

“死我还是怕的,所以不劳轩辕少爷费心了,做完我要做的事我自己会躺回去。”语气依旧平静如水,云淡风清,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江傲尘!”

“嗯?轩辕少爷还有什么事?还有,不要在外面叫我的名字,你也不想再去京兆府接我一次了吧?”

“去京兆府接你事小,我怕下次是去阎王府接你!”

轩辕烈很不想每次在江傲尘面前都显得自己是个沉不住气的小屁孩儿,但是江傲尘每次都能把他惹毛。“等等……下次?还有下次?你果然是出来惹事的吧喂?”

江傲尘看了看轩辕烈,简直是只活蹦乱跳的卷毛斗鸡,叹了口气,不想理他,转身要走,却被轩辕烈拉住了。

“喂!说话啊你!”轩辕烈再也压不住了,大声叫到。

“啊?”江傲尘一脸不耐烦,“之前遥光拜托你救过我没错,但是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让你给我当保姆了。”

“呸!谁要给你当保姆了!你!……”

“轩辕少爷!”江傲尘突然提高了音量,倒让轩辕烈一愣,但是转瞬间,那家伙又恢复如常。

“给你个忠告,少跟我扯上关系,对你没好处。”

 

“哈?”气氛有些冷,两个人都不知道怎么把对话进行下去。

“那你倒是别来我地盘上闹事啊?啊?”轩辕烈首先打破了沉默。

“你的地盘?”江傲尘装模做样的四处张望了一下,又用他那淡漠的语气俯视轩辕烈说:“这里是皇家的地盘,不是你轩辕家的吧。”

“你!”轩辕烈气得涨红了脸,竟然无力反驳。

 

“那小的告退了。有什么吩咐您再唤小的就是。”江傲尘突然向轩辕烈行了个大礼,向后退去。轩辕烈一愣,转瞬间也注意到快速接近的脚步声。虽然恼火,也只能乖乖配合江傲尘说了声“嗯”。好让他赶紧滚蛋,免得惹麻烦。

 

“喂!轩辕烈!”“少爷!”

意识到是贺兰雪和阿淼的声音,轩辕裂松了口气。

“你看你看!”贺兰雪抱着一团白白的东西冲过来,差点就装进了轩辕烈怀里。最终人是没装进去,只是一抬手把那团白色的东西捅到了轩辕裂的脸上。

 

“啊!你干嘛!”轩辕裂只感觉到脸上几下刺痛,大叫着向后退了一步。“啊!”贺兰雪也吓了一跳,缩回了手。定睛一看,轩辕裂的脸颊上多出了几条浅浅的血道子。“啊!”轩辕裂用手摸了摸刺痛的地方,指尖上也有了淡淡的血痕。抬眼一瞥,就看见贺兰雪无辜的脸和她手里抱着的那只看上去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的白兔子……“你……”轩辕裂无语到只想翻白眼,“你跑去厨房偷吃也偷一只烤熟的呀!你搞来一只活的要干嘛!”

“谁说是要拿来吃的呀!”

“这是小雪姐姐在马场边上捡到的。”阿淼接着说。

“捡?”轩辕裂冷笑一声,“你啊,你确定不是她抓过来的吗?说不定这人家就是过来吃个草就准备回家了,结果一个不慎被抓过来了!”说着眼神飘向了贺兰雪。

“你这么有爱心,那你就把它送回去好啦!”贺兰雪举起兔子就要塞进轩辕烈怀里,轩辕烈刚才被挠怕了,赶紧后退一步,顺手把阿淼拽到自己身前当挡箭牌。“啊!”阿淼被这么猛地一拉,差点失去平衡,不过还是慌乱的接住了兔子。

 

“啊!啊!”那兔子受了惊吓,在阿淼怀里挣扎,阿淼好容易才把它抱稳,但是兔子依旧奋力想要往外蹿。

“让小的替您来抱着吧。”身后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阿淼应声回头,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身后多了一个人。那人深弓着身子,手举过头顶,并不抬头,看打扮是马场的仆役。阿淼正愁不知道怎么安抚这兔子,还没来得及回应,轩辕烈就抢先一步从阿淼手里抢过了兔子,斜眼盯着那仆役……呸!江傲尘!

“不用了!干你的活儿去吧!”

 

时间在这一秒仿佛停滞了。

 

“是,轩辕少爷。”

 

轩辕烈转身招呼贺兰雪和阿淼走了,刚一转过身来,得意的笑容就爬上了轩辕烈的脸。搞得阿淼和贺兰雪四目相对,不知其然。轩辕烈的确很开心,因为他终于从江傲尘那向来高高在上的语气里,感觉到了一丝丝快把牙咬碎了的气愤和不甘心。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