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A

迷渊(4)生日礼物

轩辕烈原计划带着吃的去他们的“秘密基地”一边吃吃喝喝,一边看星星,但是现在那些吃喝估计已经落到了那帮小贼的肚子里,轩辕烈气得牙痒痒,大叫着后悔刚才没趁机报仇。贺兰雪笑道:“轩辕少爷都被扒光了,还有脸趁人之危去报仇?”轩辕烈十分不服,“那是他们设陷阱才抓到我的!有本事跟我单挑啊!”“兵不厌诈呀!我看你的兵书都白念了!”“你!你到底帮着谁啊!”两个人就这样吵吵嚷嚷了一路,阿淼就跟在轩辕烈身后,只是笑,既不帮谁也不接话,这两个人一年到头都是这个样子,他早就习惯了。 因为担心阿淼头上的伤,三人也不打算在外面耽搁太久,在路边随便找了一家小酒馆,要了几道小菜,简单地填饱了肚子,轩辕烈和贺兰雪十五岁的生日就算过完了。 轩辕烈和阿淼送贺兰雪到宫墙边上,贺兰雪正准备进去,突然转身向轩辕烈伸出手:“喂!我的轩辕烈突然叫住了她:“喂,我的礼物呢?”说着向贺兰雪伸出了手。“啊!”贺兰雪愣了一下,眼睛咕噜咕噜转了好几圈,突然上前一步,笑眯眯地看着轩辕烈说:“今天的事我保证不会说出去,就算给你的生日礼物啦!”“你!你耍赖!”轩辕烈的眉头拧成一团阿淼在一旁轻轻地笑出了声,结果被轩辕烈甩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只能捂着嘴笑。“就算我耍赖好啦,那你给我的礼物呢?阿淼给我做的桂花酒被小贼抢走了,那你的呢?也被抢走啦?也是哈!衣服都没了,更何况礼物哈哈哈!”“贺兰雪明知他拿不出来,看着轩辕烈气的涨红的脸,就觉得好玩儿。“所以说嘛,扯平啦!回头见!哈哈哈!”贺兰雪笑着跑开了,借着宫墙根儿下的小树,三两下就翻过了墙头,不见了踪影。 时间已经是二更天了,御花园里没有一点人声,只有蝉鸣和蛙鸣,连宫灯只剩下微弱的光亮。贺兰雪蹦蹦哒哒地穿过假山,也不急着回去,路过盛开的牡丹花就凑过去闻一闻,路过小池塘就随手捡起小石子打水漂。距离自己的住所“含绿斋”只有几步路了,可是贺兰雪就是不想进去,她慢慢走到门前,坐在含绿斋门前的台阶上,抚摸着门前长满青苔不到两尺高的石雕小狮子,凉凉的,茸茸的,很舒服。 一般宫室的门前都是气派的汉白玉大石狮甚至贴金箔的铜狮子,唯独这含绿斋门前,只有这一对小狮子,而且两只紧挨着立在同一边儿,像是一对儿兄弟。贺兰雪依稀记得,在她很小的时候,她和母亲两个人住在这里,母亲从不带她到御花园去玩儿,也不带她去见其他兄弟姐妹。那时候,贺兰雪到过的最远的地方也就是门口这对儿小狮子这里。每次在这里看到其他妃嫔和皇子公主们远远走过,贺兰雪都拉着母亲说要过去看看,可是母亲总是说:“雪儿还太小啦,不能走太远,走得太远就回不来了。”每次贺兰雪问母亲什么时候才能出去玩儿,母亲总说,过一阵儿等雪儿长大了,就可以出去了。可是一年有一年,贺兰雪还是不能离开这里,终于有一天,她忍不住了,抓着母亲的手不依不饶,“我什么时候才算长大呢?长到跟妈妈一样大才算长大吗?那还要好久呢!雪儿不想等那么久!不想等那么久嘛!”贺兰雪一直哭一直哭,母亲没有办法,只能把贺兰雪抱在怀里,答应她说:“等到雪儿长得比小石狮子还高的时候,就可以出去了。”贺兰雪很开心,每天吃很多东西,每隔几天都跑到门口跟石狮子比,但奇怪的是,过了两年,她依然没有石狮子高,每次她感觉她快追上石狮子的时候,石狮子就会突然又长高了一截。许多年后,贺兰雪才明白,石狮子时是不会自己长高的,是母亲每隔几个月,就让工匠做一个新的,更大一点儿的石狮子换到门口。母亲去世之后,没有人再来换新的石狮子了,贺兰雪终于可以长得比石狮子高了,她走出了含绿斋,有了一个更荣耀的母亲和一个弟弟,她可以跟其他皇子公主一起参加宫里的各种庆典,她有机会可以亲近自己的父亲,虽然这个父亲几乎没有正眼看过她……
“姐姐?”含绿斋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里面探出了一张小脸。贺兰雪应声回头,在看到贺兰雪的脸的一瞬间,那小脸上原本迷糊得要睁不开的眼睛突然闪出光来。“姐姐你怎么才回来呀!”小人儿冲出来抱住了还没反应过来的贺兰雪。“硕儿?”贺兰雪摘下了挂在自己身上的小人儿,“你怎么在这儿?”,正是她养母的儿子,她的弟弟,年仅十岁的十七皇子贺兰硕。“我在等你回来呀!”“等我”“嗯!你快进来呀”贺兰硕的小手拉着贺兰雪的手,把她拉进门,贺兰雪这才发现,含绿斋里面是点着灯。贺兰硕径直把她拉到了寝殿,让她坐下,面前的八角桌上,放着一碗已经凉了的面,是长寿面。“啊!已经凉了!”贺兰硕撅着小嘴,一脸失望,“我叫张姑姑去热一下!”说着就要抱着面碗出门。“等等!”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让贺兰雪有点感动又有点发懵,她拉住了贺兰硕,顺手接过他手里的面碗放在桌上,“没事的,凉了也可以吃,你先坐下。”“哦”贺兰硕扶着桌子一蹦,坐到了贺兰雪旁边的椅子上,以他现在的身高,坐到凳子上脚还碰不到地面。“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贺兰雪盯着贺兰硕长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睛问,这个弟弟平时的确是乖巧听话,很粘着贺兰雪,但是一个十岁小男孩怎么也不会贴心到留意贺兰雪的生日。

“是轩辕哥哥告诉我的。”贺兰硕一字一字认真的说。 宫墙之外,轩辕烈和阿淼慢慢地走着,这里离家还有很远,走路最少也要一个时辰,大半夜又没有马车,轩辕烈打算在附近找个客栈住一夜,第二天早上雇一辆马车再回家,反正现在回去和第二天早上回去也没什么差别。 “少爷,你不会真的没有给小雪姐姐准备礼物吧?我那包袱里可没有你的礼物。”阿淼问到。他虽然失去了记忆,不知道自己的年纪,但是从外表看应该是比轩辕烈和贺兰雪小个一两岁的,所以就称贺兰雪为姐姐。“怎么可能,我要是不记得她非得掐死我不可!”
“那礼物呢?你放在身上被抢走了?”
“没有啊,我是告诉了硕儿今天是小雪的生日,还让他给小雪准备了长寿面,就当送给她礼物啦,反正她也不缺什么,去年我送她手镯她还嫌俗气!我才懒得再给她挑礼物!” “原来是这样,”阿淼笑着说“小雪姐姐应该很高兴吧,不过你让硕儿给她做长寿面,她怎么知道是你嘱咐的呢?在她眼里,你还是什么礼物也没送啊?”阿淼不解。 “不会的啦~”轩辕烈一脸得意地说,“我特意告诉了硕儿,不管小雪问不问,都要找机会说,是我告诉他的!” “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