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A

迷渊(27)

一连几日,阿淼都把轩辕烈的药偷偷倒掉,轩辕烈虽然还是走不了路,但体力明显恢复了,每次轩辕绍诚来看他的时候,他就装作昏睡。
期间苏令禹和其它几个平时要好的玩伴来看过他,却被轩辕绍诚命人拦下。

一天清晨,轩辕烈缓缓醒来,他每天睡太久,睡到头昏脑胀,已经没有什么时间概念。一睁眼,就看见江傲尘站在窗边,月光映着那张清冷的脸,气温瞬间又下降了几度。
“怎么是你?”
“你派人来找遥光,不就是找我?”江傲尘冷冷回到。
轩辕烈被堵得无话可说,“那你怎么才来?”
“我有事。”
三个字,又是一阵沉默。
“你找我什么事?”江傲尘直接了当地开口问道。
“做生意咯。”轩辕烈笑道。
江傲尘皱了下眉,“好啊。”说着向轩辕烈伸出了手,“给钱。”
“………我可救过你!”
“一码归一码,而且跟你们这种人做生意,事后要钱很不稳妥,我还要养家。”江傲尘摆出一张认真脸。
“好…好吧,多少?”轩辕烈要是能爬起来,真的很想抽他。
“你先说是什么生意?我听了再决定。”
“帮我开一道门。”
“城南有锁匠铺,我熟,帮你叫?”
轩辕烈推开江傲尘的手,盯着他的脸,一字一顿说道:“皇陵的门,锁匠打不开。”


听轩辕烈把事情前前后后讲了一遍,江傲尘问道:“你要我做什么?”

“其实也很简单,”轩辕烈笑道:“这几天我已经让阿淼去摸清了皇陵的情况,买通了负责护送棺木的仪仗总管,你混进去,偷偷留在皇陵中,到时从里面帮我开门就行了,后面的事,就跟你无关了。”

“为什么找我?”

“我人手不够,没有其他选择。”

思考片刻,江傲尘开口道:“有件事我不明白,你怎么那么肯定贺兰雪没死?”

“因为一切都太奇怪了,如果说小雪真的突然重病,她不可能不告诉我,陛下也不可能派人严守含绿斋不让人接近。就算陛下真的因为我闯宫而大怒,太子特意跑来打晕我?我爹一直给我下迷药让我不能出门?这都太不合情理了。”

轩辕烈突然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原本笃定的目光闪烁了,“我……”

“你不敢肯定,所以你要去确认。”江傲尘淡淡地说。

“是。”

“好,这生意我接了。”


“只是…”临走前,江傲尘说:“若是贺兰雪真的死了,你要怎么办?”

“我想了好久,但还是不知道。”轩辕烈平静的语气,透露出这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

如果贺兰雪的死真的有幕后黑手,这黑手中,一定包括皇帝,轩辕绍诚…这些可能性,他心里大概已经考虑过千万遍了…江傲尘这么想着,突然,轩辕烈苦笑着反问道:“如果是你,如果遥光死了,你会怎么办?”

“我?”江傲尘愣了一下,从牙缝中挤出四个字“血债血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