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A

迷渊(26)

轩辕烈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不,准确地说是趴在自己的床上。可能是睡了太久,刚睁开眼睛瞬间。他只是觉得好累。不对!记忆迅速涌进他的大脑,令他头痛欲烈。
我是去找小雪的!我要去找她!我不能在这!
来不及整理思绪,他猛地就要起身,却发现自己连手都抬不起来。背后的伤火辣辣地疼,他想要大喊,但是喉咙干燥到发不出声音。他拼命的咽着口水,缓了好一会儿,才勉强说得出话来,“阿…阿淼…阿…淼…”

阿淼正伏在不远处的桌子上睡着。
听到轩辕烈的声音,阿淼立刻弹了起来,他的听觉敏锐,睡眠很浅。
“阿淼…我……”轩辕烈挣扎着,却怎么也爬不起来,“给我…倒杯水,还…还有…吃的…”他以为自己大概是太虚弱了,吃点东西就会好。
“少爷…”阿淼眼神游移了一下,笑笑说,“我这就去让人准备吃的,您先喝药吧。”阿淼转身去拿桌上一直用热水温着的药碗,和一杯水一起端到轩辕烈床前。
“好…”轩辕烈答道。
“阿淼,我睡了几天了?”
“四天了,太子派人送你回来的。”
“呵呵,”轩辕烈苦笑道:“他不只送我回来,他还打晕了我。”
阿淼没有接话,默默拿过来两个软垫垫在枕头上,帮轩辕烈把上半身垫高,端起水杯,轩辕烈伸手要去接,却发现自己仍然抬不起手来。

不对!有什么不对劲!轩辕烈忽然警觉起来。就算挨了二十板子,就算睡了四天,水米未进,他也不该这么虚弱才对!他盯着阿淼,目光冷峻,他很清楚阿淼是唯一能也唯一会给他答案的人。

阿淼默默放下了水杯,端起了药碗,轩辕烈仍然不说话,只是盯着他。

又是一阵沉默,阿淼放下了药碗。

“阿淼…”轩辕烈眼睛里的怒火渐渐褪去,平静而认真,“你不能骗我。”说这话时,轩辕烈的眼圈红了。

阿淼的眼圈也红了,他端起了药碗,默默地把药倒进了床头那盆兰花里。

“我就知道…”轩辕烈把头埋进了软垫。其实不需要阿淼说出来,轩辕烈也能猜到七八分。他会这般虚弱,多半是被人下了药,用这种方式无声无息地警告他不许出门,不管是谁授意,总归跟这个家的主人,轩辕绍诚脱不了干系。他不想追问了,只是觉得好累。

“城外山中有个破旧的祠堂,叫'江家祠',去哪里帮我找一个叫遥光的女孩,你见过的”

“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