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A

迷渊(24)

轩辕烈赤裸着上身趴在行刑的长凳上,眼泪啪嗒怕哒掉在地上,吓得行刑的小太监半天忙说:“轩辕公子不要怕,奴才会下手轻点儿的。”轩辕烈一向随和,平时也经常跟小太监小宫女们玩闹,人缘还不错。今天碰巧当值的小太监从前受过轩辕烈关照,也知道他和贺兰雪的情分,心中也是不忍。
“要打快打,打完老子还有正事!”轩辕烈没好气道,双手紧紧抓着凳子边缘,指甲都要扣进去了,眼泪依然止不住地掉。现在,他终于开始思索眼前的局面,贺兰雪死了,到底意味着什么,虽然不管是理智上还是感情上他都不相信这个事实,但是小雪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是肯定的,病逝,怎么想都是幌子。要么她是因为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死了,要么就是因为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不再被允许出现在人前。总之……小雪的处境危险,很…需要他。

二十大板打在身上,任谁都得躺上半个月。轩辕烈背上屁股上被打得都是血痕,可他咬着牙愣是用手臂撑起上半身,拼命要站起来,果不其然一只脚刚着地,另一只脚还没跨过长凳,就滚倒在地。小太监急忙去扶:“轩辕公子!哎呦,你这是要干什么啊!陛下已经吩咐了派人送你回家。” 轩辕烈脸朝着地,疼得龇牙咧嘴说不出话来,腰和腿根本使不上力。好半天他才缓过劲儿来,喘息着对小太监说:“把…把我衣服…给我…”“是!是!”小太监慌忙把轩辕烈的衣服递给了他。“
必须要爬起来!必须要去弄个明白!轩辕烈扶着小太监的手臂居然真的慢慢站了起来,他开始艰难地穿上衣服,最里面那层衣服碰到皮肤上的伤口时,他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干脆一咬牙,死死地系紧,就当作绷带。待他披好最外层的长衫,看上去,除了有些惨白的脸色和揉不开的眉头,其他和平时倒没什么不同了。

轩辕烈深呼吸后,开始挪步,一只脚刚离地,就摇晃着一个趔趄向前跌去,还好小太监眼疾手快,伸手扶住了他。“陛下吩咐了,派人送…”小太监话还没说完就被轩辕烈打断了,“我的马还在西门外,麻烦你帮我牵回府,多谢。”轩辕烈拍了拍小太监的肩膀,就要离开。

“烈儿!”
轩辕烈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来人是谁,太子贺兰倾,众多皇子公主中最宠贺兰雪的长兄。他没有回头,不是不想,而是已经没有多余的体力搭理他。可是他再也没能走出下一步,只是觉得一股重力压在后颈,他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贺兰倾一只手拎着昏过去的轩辕烈交到那个小太监手中,叹了口气,说:“送他回去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