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A

迷渊(23)

早朝散去,皇帝留下轩辕绍诚等人继续议事,今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是贺兰雪的死期,消息已经传出,宫人们正在布置灵堂。

“轩辕公子!轩辕公子!”小太监气喘吁吁地追在轩辕烈身后。轩辕烈是皇子伴读,进宫并无限制,只是这平日走惯的石板路今天却似乎格外地长。宫内是不能骑马的,“轩辕公子!没有陛下恩旨,任何人都不能接近十四公主的遗体的!您要拜祭也请明天再来啊!哎呦喂!”轩辕烈脚步更快了,小太监被他甩出好远。


“不许动!”轩辕烈怒喝。他刚到含绿斋门前,就看见两个小太监正在挪动那对小石狮子。含绿斋的匾额上已经装饰好白纱,小宫女抱着香烛神色匆匆。轩辕烈一个箭步上前推开正在挪动石狮的小太监,宫人们吓得纷纷退到两边,俯首行礼。


“你在干什么?”一个威严而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轩辕烈猛地回头,只见一个身高足有七尺的魁梧男子正盯着他。轩辕烈认识这人,跟了皇帝二十年的御林军统领,冯安将军。未等轩辕烈吐出半个字,冯安便道:“陛下有旨,命我看守含绿斋,任何闲杂人等不得擅入!”轩辕烈恨恨地盯着冯安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若是,我非要进去呢?”冯安面无表情,无声地宣示着自己的绝对权威:“杀!” 轩辕烈双拳紧握,仅有的理智告诉他,眼前这个人并不是在吓唬自己。“好。”轩辕烈留下一个字后转身离去。

一个小太监来到皇帝身边,俯身作揖,道:“陛下,轩辕烈公子在殿外求见。”“何事?”皇帝不耐烦道。小太监答:“轩辕公子是要请陛下恩准他探视公主遗体。”“胡闹!”皇帝勃然大怒,本来他对轩辕烈很是赏识,只是最近几天繁重的朝务本就令他身心俱疲,哪里有心思理轩辕烈。“让他回去!”小太监吓得慌了神,连连道:“是!…是是!”然后手忙脚乱地退出大殿。

皇帝余怒未消,抬头看见眉头紧皱的轩辕绍诚,便叹气道:“爱卿不必烦恼,朕不怪他。” 轩辕烈立刻拱手下拜:“陛下,是臣教子无方,请陛下…”轩辕绍诚话还没说完,刚才那个小太监又低着头慌张地走进来:“陛下!轩辕公子他跪在殿前,说一定要见陛下。”皇帝突然沉默了,看向轩辕绍诚。

“请陛下…不必顾念微臣。”

皇帝看着仍然低着头的轩辕绍诚,叹了口气,“轩辕烈,目无礼法,杖责二十,打完派人送他回府。”

小太监额头已经沁出汗珠,声音颤抖道,“遵…遵旨!”


评论